千城软件库司机集中地

不过这事情再急也急不来,酱油,榨菜和大头菜,至少需要半年后风味才能出来,芽菜,更是要一年以后。

一直在忙,元旦前风俗错过了好多,苏油就参加了一个腊月二十五“照田蚕”的仪式,其余的都是八公代劳了。

今春雨雹茧丝少,秋日雷鸣稻堆小;

侬家今夜火最明,的知新岁田蚕好。

夜阑风焰西复东,此占最吉余难同。

不惟桑贱谷芃芃,仍更苎麻无节菜无虫。

这个风俗就是在地头上挑起高柴点燃,根据火势灰色占卜来年的丰欠。

乡村腊月二十五,长竿然炬照南亩。

近似云开森列星,远如风起飘流萤

苏油是放火的行家,因此他烧起来的柴堆,看得八公满心欢喜,乡亲们瞠目结舌,自然不在话下。

腊月二十七新年前夕,可龙里铜器制作工艺初步成型,如果铜皮不限的话,日产五百件铜器轻轻松松。

与之相对应的,是滚轴水车,原始锻压冲床,原始车床的试制成功。

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

随之诞生的东西,包括新型冶炼炉,熟铁,高中低碳钢,铁钉,金属板,金属丝,齿轮,飞轮,螺栓,螺母,冲压件,精密铸模件,泡花碱,耐火砖,高温胶,防水板材,砂轮,砂带,渗碳箱,滚珠轴承,高硬度车刀,老虎钳,尖嘴钳,六角螺丝扳手,脚踏工作台等一系列丰富的周边产品。

最关键的,是工艺流程,尺寸标准,以及精密量具,精密测量方法,科学实验记录等一系列对工业发展至关重要的东西。

现在石富还是有些不明白理工二字的含义,但是能够懵懂地感觉到,苏油这路子,和传统师父带徒弟的工场手工业绝对不一样!

不过苏油倒是没有想这么远,因为最重要的那部分——技术工人,现在加上自己,一共三个。

自己算设计师和技术员,石富是合格的钳工和车工,石通,最多够车工和钳工学徒的格。

事情只能一步步的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过年!

得益于几项工程的启动,可龙里的乡亲们,今年第一次形成了购买力。

以前出村,带回来的就是盐巴,铁器,其余的基本都是自给自足。

今年不同了,老子们有钱了,又近年关,不逛一回城说不过去。

可怜老幺这么大了,都没穿过新衣服,铜钱布穿了几个娃,到他身上都成啥了?

先数数有多少钱啊,山塘垒了十五天……这里一贯半,油娃说的那什么梯田,连上头几层坡地,又是十五天……这就是三贯。

婆娘你养的鸡鸭,蛋下得美,这段时间里也从换了油娃不少钱吧?什么都五百来钱了?!你作孽哟你,几个娃子跟着油娃厮混,最后那些蛋还不是进了他们这帮小狗日的肚子?!

婆娘就不依了,油娃硬要给的,说是长久生意。当家的你放心,家里公鸡每只挨了屠子一刀,现在不打鸣了,冠子也缩了,只知道傻长肉,大的都奔五斤了,过年给八公油娃拎一只过去。我都记着呢。

拎什么啊拎你拎不清!油娃过年还会少了鸡鸭?上次搬家什么情形你没见着?这样,今年的茶油,糯米,你到时候给他送过去,保证和别家不一样!

油娃是精贵人,知道什么是精贵人不?这年头不爱吃肥肉的,那都是精贵人!稀罕你那两只肥阉鸡!

你拎不清还是我拎不清?我告诉你这么多年都没看顾过娘家,今年日子松快了些,好东西我要给爹妈留点。

小肚鸡肠的,见不得你那抠搜!你把蛋钱都给老丈母不就得了,爱买啥买啥!八公说年后活还多的是,今年见我卖力,提前告诉我了,到时候啊……还有进账!

还有田里的鱼,让娃子抓几条,鸡鸭蛋你看着给,今年回门保证你爹妈高兴!

话到这里我要问了,我说你养那么多鸡鸭干啥?院里脚都迈不进,真当油娃的酒糟不要钱啊?!

等等当家的,不是在合计这次进城买什么吗?明天八公派骡车一起拉回来,错过了你去背?!

哦……

于是两口子又转回正题,商量起明天要买点啥,盐,油娃上次做腌菜已经买来分下去了,不要……糖,算了等有空去山里淘点岩蜜,不要……酒,酒可以来两斤,一斤送老丈人,一斤自己喝……还有啥?麻布买不买?自己纺?自己纺耽误工夫,还不如养猪养鸡划算,嗯,那就来两匹!给幺娃换身衣裳!然后呢?

然后呢?然后两口子大眼瞪小眼,愣是想不出来还要买啥!

最后男人一拍大腿,管求它的,明日进了城再说!

……

苏油早上起来,在村子里逛了一圈,发现村子安静异常,除了自己,就剩下老猫癞狗两三只了。

石薇和石富石通回石家村了,再是没过门的小媳妇,也没有赖在苏家过年的道理。

翻开书看了两页,苏油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每天机器叮叮当当的声音陪着,自己居然看不进去!

丢下书本,去猪圈看了一眼,俩猪还在吃它们最后一顿饱饭,屠子也跟着八公进城了,杀猪得等晚上。

鸡棚的水槽,食槽都加满了,小组今天回去接人,如今热闹了一年的码头,总算安静了下来,今天娃子们都会来可龙里过节,土地庙留给老军帮忙看守。

鸭子已经移到沼泽那里,门口池塘里鱼儿在逮草,娃子们离开的时候,往里边丢了草料。

啥事儿都被别人做了,真是闲得蛋疼啊……

实在无聊,苏油来到工作间。

这里有一个脚踏式工作台,工作台上是一座台磨。

台磨头上是一个夹具,与台面水平,脚踏板带动皮带,皮带带动一个大飞轮,用于给夹具提供持续而均匀的动力。

夹具外套着一个螺纹丝口,丝口可以由带伞状齿轮的小钥匙调节,转动钥匙,三个夹嘴呈等边三角形张开或者收拢,方便夹卸各种磨针磨头。

打开工具箱,箱子一面挂着密密麻麻的各种磨具,有石英砂在钢片胚上喷砂得到的磨片,小圆锯,还有各种水玻璃琢玉砂铸造的钢柄磨针,磨头。

选了个猪鬃圆刷头安上,取过一个竹筒,戴上纱布口罩,踩动踏板,刷子飞快转动起来。

将竹筒凑上去转动,竹筒芽头,节疤处的脏灰,干苔痕,很快消失不见,被刷得干干净净,竹筒也被刷得渐渐光滑。

然后换上砂纸轮,打磨竹筒的断口处,不一会切口磨得圆润。

之后砂纸越换越细,断口处开始出现反光,密集的鱼子纹露了出来。

停下机器,苏油满意地看着竹筒,取过干布擦拭干净,又拿过一个瓷瓶,用里边的盐酸调了一碟酸液,拿毛笔蘸了,在竹筒上写了一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取过一盏古怪的黄铜灯,先在灯室中注入酒精,在灯面凹盘预热室中也倒上一些,然后取过一根木签,从身边煤炉里引来火焰点燃,很快灯室内酒精开始受热挥发,呼呼从灯管中喷了出来,然后被点燃。

灯管下方有个旋钮,可以调节空气量,苏油将气量调整到合适,将火焰调到最佳。

黄铜密封性极好,仅用螺纹就能够达到很好的密封,这是一盏酒精喷灯。

如果用在灯头火焰位置连接加压唧筒,用细嘴将火焰吹平,火焰温度能够达到一千四百度,这灯比之前那个粗笨的煤炭喷灯先进了不少,这是苏油给乖徒弟设计的焊接神器升级版。

不过他现在用不着唧筒,点燃之后,苏油便用火焰烘烤竹筒上刚刚写字的地方。

酸液部位浓度迅速升高,竹皮碳化,黑色字迹显示出来,而且吃进竹肉,再也擦拭不去。

熄灭了喷灯,苏油又用夹具夹上一个羊毛轮,打上蜂蜡,转动起来给竹筒抛光。

不一会儿,一个光可鉴人的楠竹笔筒便制得了。

用料简单但做工精致,书法雅洁,气韵高贵,十足十的文人气儿。

试验成功,苏油兴致起来了,接着用同样的法子,用竹板制得了臂搁,用瘤疤老柏制得镇纸,用青冈木根瘤做了个笔架,还用麻栎根车了一个小香插。

将工作室打扫干净,苏油拿着东西进到书房,将原有的文房全部换成自己制得的物品。

又去库房取了几个干燥好的枯莲蓬,插到身后的玉瓷缸中,环顾一番:“这样雅致多了嘛。”

看着光光的墙壁,嗯,还差了三苏的书法,绘画,大苏画竹子有一套,到时候必须挂上。

自己只跟非遗传承人学过画兰花,国画中除了兰花和石头,别的什么都不会。

不想还好,一想起来就手痒,抽出案上的毛笔,随手画了一幅兰石图,想了想,写下一首小诗。

凤叶镌寒石,

龙根透碧苔。

性成香自蕴,

非待解人来。

然后施施然跑河边看风景去了。

标签:

Related Post

pear官网pear官网

光剑变得越来越大,其长度几乎可以比肩刘家的高楼,上面散发的力量让人头皮发麻。 左峰这才注意到陈渊,面对自己的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