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丝瓜芭乐视频下载

【 .】,精彩免费!

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向来狡猾如斯的少女像这样护着过谁。

就连她的父亲梅乾丰,在她眼里也不过是谋害梅家的贼子。

甚至于,好多年前,她在慕容烨面前也只是陪伴,白净着一张小脸,不忍看血腥,却不曾站出来……

就因为梅开芍这么一个动作,三殿下顺带着往爵决的脸上多看了一眼。

站在他一旁的慕容飞雪仔细的观察着他的神情,宛若想到了什么,忽的笑了起来,用天真无邪的语调在慕容寒冰耳边低声说道:“开芍姐姐和那位公子的关系真叫人羡慕,不过……如果是师兄出了事,雪儿也会第一时间冲出来保护师兄的。”

慕容寒冰静静的听着,那张如同冰雕般完美的俊脸没有一丝的波澜。

慕容飞雪还以为他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神色便有些着急,像今天这样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谁让那个梅开芍这么不知廉耻,当着师兄的面就和其他的男子护来护去,她就是要趁着这一次,彻底把梅开芍这个贱女人抹黑!

“听说那两个人不只吃饭在一起,连乐试都在同一组呢。”慕容飞雪故意把自己的眼睛睁大了许多,显得她更加的无辜了:“不知道一会两个人要奏什么曲子,不过不管是输是赢,大概能和那位公子在一起,开芍姐姐也是高兴的。”

慕容寒冰隐在长袖下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黑色的双眸一如既往的沉静,如同能引人**的夜。

慕容飞雪看的痴迷,嘴角也跟着弯了起来,无论师兄在不在意那个贱女人,她也都把话给说到了,这一下,在师兄心底,那个贱女人的形象再也不会和以前一般的好了。

而且……等一会儿,那个贱女人也该上台了,她简直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个贱女人目瞪口呆,什么都不会的愣在那里的傻样子!

鲜橙少女甜美笑容化心房纯真唯美私房写真图片

想到这里,慕容飞雪抬起眸来,望着慕容寒冰的侧脸,柔柔的笑了,出水芙蓉一般的动人。

真好,师兄还是她的。

如果不是母亲帮着分析,她还不知道师兄是为了保护她才娶了梅开芍那个贱女人。

如今想来,幸好她知道的不算晚……

慕容飞雪甜甜的笑着,却不知这幅样子,落在全志城的眼里却是十分的刺眼。

他看着不远处的慕容寒冰,眸子微微眯起,随后沉了下来,比任何时候看上去都要阴狠,只是此时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台子上奏乐的考生,也没有人注意到他这里。

等到那些大家小姐们看过来的时候,全志城已经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薄唇上还带着笑,手指拿着方才演奏用的青翠竹笛,眸子里像是带着暖意,朝着那些看他的女子们回望了过去……

有些闺秀脸上一热,连忙将头垂了下来。

全志城本就是个花心的,往常这个时候非要吩咐小厮上前去问问那是谁家的姑娘,可今天他却没有这个闲心。

和那些胭脂俗粉比起来,慕容飞雪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他。

别说她那种仙女一般的脸,就冲着她的家境,他也非要把这夺娇花占为己有!

至于那不只死活还往前凑的癞蛤蟆,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全志城把跟在自己身边陪读的侍卫招呼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那侍卫听了,点了点头,跟着就到了知府的跟前,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知府只会了一句:“小哥儿,只管告诉全少爷,让他放心,等着乐试完了,下官自有办法,让全少爷如愿……”

李壕玉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道:“对,就回去禀告全少爷去,一切都等乐试结束。”

现在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乐试能够顺利进行更开心的事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一组就要轮到那两个穷酸小子了,他倒要看看,他们能在台上坚持多久!

没准,站不了一会儿,就会被哄下台去。

哈,和他叫板,简直不自量力!

李壕玉朝着梅开芍他们的方向嘲讽的笑着,就听那头已经的乐师高声喊了一句:“第二十三组,马丁一媚,爵决!”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站了起来,本就是长相出众的人,再加上考生们穿的服装虽然质地不好,却比平常的袍子要精致,梅开芍头上戴着学士帽,肩头上还趴着一只纯白的小猫,她的肤色本来就偏白,这样站在外面,被阳光一照,更显得透亮,再加上她的作风本来就比平常的女子帅气干练,现在看上去竟是活脱脱的一个稍微长开的少年,非但没有丝毫的娇弱,反而让一干丫鬟们看愣了眼,总觉得这人和方才看上去不一样了一些,怎么说呢……好像带了一股说不出的俊美。

像是注意到了四周的目光,梅开芍回过眸去,手指按在薄唇上,魅惑一笑,那样的酷炫,让人再也移不开目光。

爵决就站在

她的左侧,和梅开芍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他是那种很能压的住气场的男子,温如玉,棱角分明说的就是像他这样的公子,近些日子在洛阳城玩法很难的纸牌竟在他的手指间不停的旋转着,随着唰唰唰的声响,一会儿变成老k一会变成红心,让人眼花缭乱之余,心脏也跟着嘭嘭嘭的跳了起来,因为那张脸实在是俊美。

就是这样两个人,一上台就几乎包揽了所有人的目光。

李壕玉狠狠的咬了咬牙,冷笑了一声:“再嚣张也是两个不会奏乐的村夫,不过是长的上的了台面一点。”

他的声音不小,四周的人自然能听到。

村夫一词并不是什么好词,那边的大家闺秀们也在听到这个词之后,看着梅开芍和爵决的目光多了一抹其他的东西,虽然说不出那东西是什么,但是比起之前的惊艳来,已然有些隐隐的怀疑。

她们大概是觉得可惜,这么俊俏的两个人,竟是从村子里头出来的,真是……人无完人。

倒也有喜欢梅开芍和爵决这一类书生们的闺秀,就像她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这样清贫还能科举的,定然是满腹经纶。可在她们说的同时,心中却又不由觉得这类人通常都会比较小家子气,不像大户人家出来的少爷们懂得应付这种大场合。

就也就可想而知,李壕玉的话一开口,有多少富家子弟们就等着看这两个抢了他们风头的穷小子出丑!

然而,梅开芍是谁,不说她是现代警界最耀眼的女王,单凭她那一张嘴,就能让李壕玉败下阵来。

“李少爷说的没错。”梅开芍故作可惜的摇了摇头,手臂一抬,随意的搭在了爵决的肩上,显出了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我这个人就是太倔强,不像李少爷天生福贵,靠的就是琴剑旁身。我们呢,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

李壕玉笑着的脸一顿,整个人都恨不得石化掉……

众人则是愣了愣,然后低笑了起来。

本来还等着看梅开芍和爵决恼怒的富家子弟们,均是撇了撇嘴,和他们预料的不同,这两个穷酸书生竟有些压得住气。

李壕玉攥了攥双拳,他岂会听不出这臭小子的意思,明明是贬低他的容貌,还闹的这么多人都嗤笑与他!

“既然这么说,本少爷就给个忠告,奏乐就要开始了,小心风大,闪了那舌头!”李壕玉长袖一挥,站的离台子远了一些,又朝着那些书生们看了一眼,无非是在警告他们,休想在这两个人弹曲的时候帮他们的忙。

考生们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强出头,而且本来就是比试,曲子好了,自然就会受欢迎,不好的必定逃脱不了被嘲笑的下场。

方才就有几个人在前面摆着,大部分知趣儿的书生知晓自己琴技不佳,便直接放弃了乐试。既然没有那个本事何苦上台去,找那份罪受。

说来也是那两个人太过傲气了,这里再怎么说也是洛阳城,惹了李壕玉又怎么会有好下场,偏偏他们还不知死活的往前凑,为了那么一点点的自尊心,也不退赛了,硬扛着往前冲,这一下,看他们该如何收场!

台下的人心思各异,盼望着梅开芍和爵决好的没有几个,大部分的考生们都等着看他们会落的如何狼狈。

倒是外围的寻常百姓们略微有些不忍,看着那两个人的穿着就知道他们不是会奏曲的孩子,这场测试,旁的人不明白,他们这些活在底层的人又怎么会看不懂,就明明是知府在想办法给自己爱子争功名呢。

先前三殿下查了一批乌合之众,他们确实不该再明目张胆的买官卖官了,却把注意打在了这科举前的加赛上。

只可怜了这两个看不透局面的孩子,傻巴巴的就站了上去,再看看那个矮一点少年,肯定还不及十六,哎……

就在这个时候,乐师已经下了手势,让梅开芍和爵决两个人开始选武器奏乐。

梅开芍看着眼前的一排的乐器,大部分都是她听过没见过的……

众人一瞧她那模样,就知道她没有碰过这些乐器,纷纷哄笑了起来:“刚才狠话放的狠,现在还真是丢脸的不行,哈哈哈,连个乐器都不会选!”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