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橙桔软件

夏冰死命拽着君梓茗的手臂,鼻尖仿佛闻到了不远处的血腥气。

“公、公主咱们还是不要出去了,今日宫里本就十分忙碌,你再添乱,被太妃发现了,奴婢的皮都要保不住了。”

君梓茗为了混出宫,故意穿了冬青的衣服,本想扮成出去采买的宫女,谁知偏偏遇上了死对头。

要是一般人在这里巡查,她还能蒙混过关,可偏偏是贾离!

两人打过那么多次交道,她似乎就没一次讨过好!

这一定是孽缘啊。

可她觉得还能再挣扎一下,自我拯救一下。

好不容易等到朝贡的日子,宫里人都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没人注意她。

多好的机会趁乱溜出去啊。

她可是从半月前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日子了,每天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这一天。

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君梓茗昂着头,声音坚定,丝毫没有被抓包的觉悟。

美腻清纯少女成最美守门员美照

“哼,你好大的胆子,我是慈宁宫的大宫女,是奉了太妃的命出去办事,我看你们谁敢拦!”

这话说的中气十足,实则吓得心肝直颤,完是外强中干。

这年头骗子不好当,业务能力不行也好强装大佬。

贾离嘴角浅浅一勾,忽而靠近,抬手揪住她的衣领,把人从队伍里拎了出来。

她挡在那里,实在碍事,其他人还等着入宫呢。

夏冰眼见着自家主子好似小鸡仔一样被拎走了,吓得双眼圆瞪。

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小跑着跟上去。

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青天白日的把公主拎到阴暗的小角落里,是想干什么!

可夏冰刚走出几步,就被人拦住了,两个士兵面无表情,身体却好似铜墙铁壁。

任她捶打,甚至咬在胳膊上,都没吭一声。

夏冰都快急哭了,可怜的公主,奴婢拯救不了你啊。

你要自救呀。

君梓茗感受不到她热切的目光,也没接收到她的鼓励,此时她正跟恶势力作斗争呢。

“贾离!你想干什么?你不知道本宫的身份么,还敢这般对我,你这是以下犯上!”

贾离见她终于不再装,露出了本来面貌,越发忍不住想逗她。

“刚刚不是说,是慈宁宫的大宫女么?怎么突然就变成本宫了?”

君梓茗被他戳穿了谎言,却没有丝毫畏惧,回怼的理直气壮。

“你管我是什么身份!你只要知道,不管是哪个身份,你都惹不起!

识相的,就赶紧给本宫放行,本宫就当没这事,否则……”

威胁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就被男人打断了。

“你为何要出宫?”

转念一想,眼底流光一闪,几乎是肯定地追问。

“听说最近最火爆的话本子,今日出第二部,你是出去买话本子的?”

君梓茗一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气呼呼地瞪他一眼。

这人怎么回事,不会是会读心术吧?

否则他怎么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还一猜一个准,竟无法反驳。

她也是要面子的,堂堂大端朝的公主,被传出偷偷溜出宫买话本子,口水都能把她喷死。

“你别瞎说!我不是!我没有!”

贾离原本只是怀疑,此时见她紧张的模样,完是被抓包的表情,反而更确认了。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君梓茗昂着头,原本打算不管他说什么,都要一口否认,死活不承认就对了。

可他说的这句话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她之所以冒险出宫,可不就是为了买话本子的下部,无时无刻不想知道故事的结局,抓心挠肝的。

连珍太妃的警告都不管不顾了,人还在宫里,心就已经飞远了。

“你知道?”

拒绝的话到嘴边打了个滚,变成了这句。

贾离心里想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上钩了。

长公主果然单纯的可以,平时的嚣张气焰都是装腔作势,完装出来的。

“自然知道。”

君梓茗一听,也不急着出宫了,主动拉住他的衣角,眼巴巴地看着他。

那双漂亮的杏眼好似银河倒灌,里面有数不尽的星星。

“结局是什么?书生认出他的妻子了吗?两人解除误会了吗?和好如初了吗?成亲了吗?生孩子了吗?生了几个?”

她嘴里说的那个话本子,就是最近风靡凉京的前世今生重生之后爱上你的故事。

正是贾离按照君轻尘给的故事梗概写的。

其实他也没想到会这么火爆,甚至比之前那本巾帼女英雄还火。

要怪只能怪,少女心作祟,一边被虐的抹眼泪,一边还忍不住想看下去。

看着眼前张张合合的樱桃小嘴,眉头微皱,转过头。

“嗯,你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法解答,你还是……”

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眼前突然靠近一张放大的脸。

“别啊,哪有说话说到一半的道理!

贾副将,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不是凡人。

你长得英俊潇洒,一树梨花压海棠,武功也好,轻轻松松就能打败天下无敌手。

你赶紧把结局告诉我吧,你是个好人,我知道的。”

被发了好人牌的贾离有些哭笑不得,长公主沉迷话本子,都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了么?

为了知道结局,竟违心恭维他。

这还是两人认识那么久,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夸自己的话。

新鲜事,真是新鲜,心情意外的很好呢。

他看着眼前急不可耐的小女人,突然往前一靠,将她压在墙上。

两人离得极近,呼吸相闻。

“我告诉你也行,但天下没有免费的饭,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君梓茗眼珠咕噜噜一转,双手下意识推在他身前。

“你、你不要得寸进尺!”

要不是为了知道故事结局,她何必要如此忍辱负重,早把他暴揍一顿了。

不能得罪,只能转移话题,假笑一声,十分敷衍。

“哼,那个狗作者!什么离歌笑笑生,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每次故事写的精彩之处,就戛然而止,还说什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你说气不气人,有这样的先生吗?我猜的没错,他肯定是个猥琐的抠脚大汉!

最好别让我碰上他,否则绝对把他揍的亲娘都认不出……”

她还在滔滔不绝地数落,却没发现眼前人的眼神越来越暗。

暗潮涌动,能把人吞噬。

标签:

Related Post